小美人鱼梅林【6】

【6】


事实证明,龙这个种族,可能在皮糙肉厚,啊不,物理防御上,的确是颇受造物主宠爱的。

基哈拉一天三次按吃饭的时候撞墙,为卡梅洛特城堡的美食文化真·添砖加瓦。

国王和王子每天吃饭吃着吃着吐出一粒石子内心是崩溃的。

而城堡中机智的小公主,早就指挥女仆带上野餐布,去后山赏花吃茶。


梅林抹了把脸上的灰,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他怎么就给那条龙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歪?歪歪?歪歪歪?基哈拉你在吗?”梅林躺在床上,试图从脑内与基哈拉连线。


失败。


原来只能单向联系吗?


梅林撑起身子,下床穿鞋。


基哈拉:“其实也不是啦,只是我的祖先把...

画完安慰自己,我……我一定会有猫的!!!!!!!

小美人鱼梅林【5】

【5】


“梅林……梅林……梅林……”

人对自己的名字总是比较敏感,更何况是在将睡未睡的时候,被人不断叫自己的名字,简直就是顶级起床气加成buff。


在第100声“梅林”后,梅林实在没有办法继续数山羊了。

不然以后有人说到“山羊”,梅林都要条件反射以为在叫自己了。


路人:“……山羊……”

梅林:“什么事?”


那不是很尴尬?


梅林生气地披上外套,循声而去。

他一定要用他的魔法,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扰人清梦的混蛋。

反正他明天就溜了,不怕。


不得不说,城堡的守卫的确松散。

梅林轻而易举地支开了守卫,顺手拿了人家一火把。

他突然有些担心小王子了。


守...

一个放弃了线稿的废柴。

非洲寮的日常——恭迎天山莹姥出山

(荒川七)

庭院里一片寂静。
伤痕累累的姑姑,带着同样狼狈的妖刀,身后跟着大天狗,吸血姬等一干输出,恭恭敬敬地等在那个没有一丝亮光的房间前。
过了好一会儿,死寂的庭院里,众妖听到些响动,只听得房内那位打了个哈欠,亮起了光。
“今儿是怎么了,一个个的弄成这模样。”房里那位,出来,皱着眉打量门口众妖。
“荒川那小子忒不讲规矩了……”妖刀恨恨地咬了咬牙。“没轮着他呢就动手。”
“要不是他手下的清姬穿了镜姬……”吸血姬小声嘀咕。
“要不是没办法了,也不敢来打扰您啊姥姥。”姑姑叹了口气,“我普攻打出去都被反死了,荒川这小子忒阴了。”
“看来,是时候出山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SSR...

小美人鱼梅林【4】

【4】


入夜。

这些天,梅林晚上一般会歇在亚瑟卧室的小隔间里。

但是,当这天卡梅洛特的宫廷御医盖尤斯惊喜地认出了胡妮丝的儿子后,梅林就搬去了盖尤斯的地窖。


谁能想到,地位尊贵的宫廷御医盖尤斯,年轻时候曾是人鱼和人类间贸易往来的中(倒)间(爷)人呢?

——并在“人鱼一族能否单人搓泥孕育下一代”的课题上与科学狂人胡妮丝有过深入探讨。


“这么说,胡妮丝的研究成功了?”盖尤斯和蔼地问起梅林母亲的近况。

“没有。”梅林摇摇头,“母亲说巴利洛长得太好看了,她没把持住。”


盖尤斯:“……”


“后来母亲又有了新的研究课题,就把这事放下了。”


盖尤斯:“什么课题?”...

非洲寮的日常——吸血姬篇

#听说产粮有玄学##拉郎私设预警#


这是一个出生就是三星的吸血姬。

她出生在一个非得不要不要的寮里。


听说她的阿妈

在姑姑飞来前,都是用草霸霸来输出的。


屁咧

其实是她的颜狗阿妈蠢

曾经因为嫌弃觉醒前的姑姑丑

把第一个姑姑送走了

听说她以前还有两个同族姐姐

也被蠢阿妈送走了

要不是她出生就是三星的缘故

恐怕也是要被蠢阿妈送走的


只是三星的高起步

也并不能帮她离开冷板凳的位置

吸血姬有些难过

但还是安安静静地缩在仓库角落

整天看着一堆红白达摩啊啦啊啦呜啦呜啦


仿佛一堆智障


N卡们能升20级

蓝达摩能升13级

红达摩都能升4级...


小美人鱼梅林【3】

【3】


卡梅洛特的城堡其实不大。

一共也就那么三四层楼,七八间房。


偶尔小王子他们排练校园晚会的时候还要改装一下议事厅凑活当布景用。


隔音也不太好的。


“梅林!!!!我的早餐呢!!!!!”

“嗝……”梅林满意的揉揉肚子,眼神无辜地看看亚瑟。

“……”算了算了,不跟傻子计较。


亚瑟背过身自己去厨房找吃的。


一个早上,城堡里的老老少少都知道了他们的小王子带回来一个小傻子,啊呸,贴身男仆。


乌瑟在亚瑟回来的头一天见过梅林一面。

嗯,长得挺体面,配做他儿子的仆人。

更何况一分钱不用花就还了这孩子救下王储的人情……

勤俭持家而绝不是吝啬的乌瑟表示十分...

N刷突然就想做张图捅自己一刀

小美人鱼梅林【2】(是糖!

【2】


亚瑟·潘德拉贡是卡梅洛特国王乌瑟的独子,从小就享用着卡梅洛特最顶级的教育资源,擅长剑术(在城堡中同龄人中仅略逊于姐姐摩嘉娜),擅长打猎,擅长品鉴美食,擅长打群架……亚瑟王子擅长很多事情,但是这些事情里并不包括游泳。


当巨浪迎面而来,亚瑟的内心除了“F**K”并没有什么别的弹幕能飘过。


当亚瑟再次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已经在岸上了,湿漉漉的沙子黏在他那一头大部分时候都打理得服服帖帖的金发上,还有他的脖子里,那滋味,着实让人难受,但在此刻,这让人难受的事情并没能占据得了挑剔小王子全部的注意力。


“唔?”哪里来的刁民!竟然敢对他做这种事!


亚瑟盯着黑发...

1 / 4

© 迷路的GPS | Powered by LOFTER